第11版:情怀
3上一版  下一版4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中国手工技艺的恪守与传承
心灵加油站
“消费者法律服务智能平台”上线试运行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篇4 2023年11月1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2021年12月9日,国家大剧院小剧场,《战长沙》谢幕时,朱强说:“今天日子特殊,今天是我人生工作舞台上的最后一天。”底下一阵唏嘘。

他又说:“这一辈子没火过,也没红过,我寻思今晚说两句,也许能红。”场上的韩玄(倪胜春饰)和黄忠(张凯饰)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底下一阵哄笑。

2021年有点特殊。往前数120年,马连良先生出生。往前数80年,张学津先生出生。往前数60年,朱强先生出生。

马连良先生晚年,猝然离世。

张学津先生晚年,疾病缠身,痛失舞台,带病录制了40多出像音像,保留和延续了马派基因。

就生活境况而言,与前两代相比,当下是“最好的时代”:清平盛世,国家大力弘扬传统文化,京剧市场回暖,网络平台、弹幕文化使戏曲重回C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剧场,白发黑发济济一堂……

台上台下都希望它好,而朱强先生这一代也“刚刚好”。时代氛围好,经济条件好,观众审美好,角儿身体好、心态好、艺术造诣好。

2021年,朱强头一回当导演。在戏上,他一改温和个性,变得严格、强势。演员对某细节拿不准,排到那卡住了,对朱强说:“我回家再想想。”朱强说:“别回家想,就在这想,现在就想。”这样的坚持,源于朱强对艺术的追求。

《打侄上坟》有古味儿。他演出了陈伯愚的“细腻心思”,家大业大的老男人,壮年时也求神拜佛过,半老年纪,伐嗣无后,心里的伤已经结痂了,又被张公道刺激。张公道才35岁,就有了6个孩子,老婆肚子里还怀着2个,却跟陈伯愚诉苦:“要吃要喝,难过得很呐。”但陈伯愚还是体恤对方,施粥送粮。面对侄子陈大官时,因为暗含上述情绪,才一改温良敦厚的性情,沾火就着,抬手就打。

2021年8月27日,纪念张学津演出《赵氏孤儿》,朱强在“打婴”一折饰程婴,这一场戏也是故事的转折。15年后,魏绛回来了,赵武长大了,程婴老了。程婴献孤儿求富贵,魏绛要质问他、惩罚他,程婴呢?他委屈,他要试探魏绛的立场。魏绛的立场全在鞭子上……可真疼啊,疼得跪地逃窜;可真苦啊,足足苦了15年;可真惨啊,眼看亲生儿子死在面前。

跟戏迷们聊看戏,大家格外喜欢京剧界即将退休的几位“叔”。观众有福,借机看了“甲子之约”神仙组合,“牛年说牛”电视节目,以及各种纪念演出。

喧嚣之后,总要归于沉寂。但我始终感觉,朱强再老也跟别人不一样,他的张元秀、宋世杰、程婴、陈伯愚、乔玄、关羽甚至曹丕,这些角色是不老的,会一直璀璨明亮、鲜嫩欲滴。

从2020年8月到2021年12月,看戏一年半,什么都没有错过,我可真幸福。莎士比亚的戏剧《暴风雨》有个名句:What's past is prologue.翻译过来送给朱强先生:“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北京京剧院工会 包立敏

 
下一篇4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4 技术开发:正辰科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横七条12号 邮编:100079
IDC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