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情怀
3上一版  下一版4
 
■征稿启事
特殊的党课
守护 蓝色国土
老当益壮的诗意洒脱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3上一篇 2021年11月2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当益壮的诗意洒脱
——读黄永玉新著《见笑集》
 

黄永玉先生是一个浑身充满故事的传奇人物。国画、油画、版画、漫画、雕塑、散文、小说、诗歌、杂文……黄永玉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精。难怪有人赞誉他“艺贯中西,肆意人生;耄耋顽童,一代大师”。而今读他的诗集《见笑集》,能从中感受到他老当益壮的诗意洒脱。

这部诗集收录了黄永玉1947-2021年间创作的150余首诗作,时间跨度70余年,其中的部分诗篇诸如《老婆呀,不要哭》《听说从丰台来》等,已经成为名篇。另一些诗作如《非梦》,是诗人在95岁时所作,诗风不拘一格、达观睿智、热忱坦诚。在这里,无需刻意寻找什么哲理和意义,这就是一部纯粹的、诚恳的、朴素的、坦荡的、坚定的人生剖白。

黄永玉生逢乱世,半生漂泊。在精神或怀旧的意义上,他的“故乡”之情尤其浓厚。1995年,黄永玉返乡时作《归乡赋词》。上阕中有“幸旧巢仍在,桐花历历,古椿如昔,孺子翩翩”之句,语势欢畅,有跃动之感,归乡之情溢于言表。待吟到下阕的结尾,却是“小道场,这人间路窄,乡酒杯宽”,感情转而低沉。我忽然看到了诗人的内心,离乡岁月里那一切的苦辣酸甜,块垒在胸,非故乡之酒无以抒发,况味悠长尽在“人间路窄,乡酒杯宽”八字矣。

1953年,黄永玉携妻儿回到北京,开始了在中央美院版画系的教书生涯。“我们相爱已经十万年。”很多人都听过这一句,却不知道整首诗有多美。1970年,黄永玉给妻子张梅溪寄来了这首情诗《老婆呀,不要哭》——“我们在田野和丛林里追逐/我们假装着生气而又认真和好”“我多么珍惜你从不过分的鼓励/就像我从来不称赞你的美丽一样/要知道,一切的美/都不能叫出声来的啊!”爱情纯真,如今读来依然让人心驰神往! 黄永玉先生嫉恶如仇、爱憎分明。对那些善良的人,他满怀爱与怜惜。1982年,湖南凤凰18岁辍学少年王湘冀连救三名落水孩童而牺牲,诗人当即写下《凤凰涅槃》《追悼王湘冀同志》二诗:一万句空话/或是一百次残酷的旁观/不如一次/勇敢的实践!

2018年写有一首《非梦》,短短几句读来甚是动容:不敢告诉家人昨晚我哭过/半夜躺在床上看手机/一个乡下孩子掉进深坑里去了/五个多小时他叫着:“妈妈我怕!”/二十个小时之后他死了/我,一个九十五岁的老头哭湿了枕头/“孩子别怕!/老爷爷快来陪你了!”/另外那个世界/没有“怕”这个东西!

读这本诗集,不需正襟危坐,闲时翻开,随处可与这位至纯至真、至情至性的老朋友相遇。是的,我走过的路他也走过,我没有趟过的河他趟过,会突然发现时间这把雕刻刀,对这样一位坚韧有趣的人施展不了多少魔力,反倒是他,无限拓宽了生命的边界,展示出人生的众多可能性。

黄永玉先生走过的路让我相信,不论顺境、逆境还是绝境,人都可以选择正直和善良!

□张光茫

 
3上一篇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4 技术开发:正辰科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横七条12号 邮编:100079
IDC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