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情怀
3上一版  下一版4
 
■征稿启事
责 任
文学的缺憾美
初心不改 红心向党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年11月2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责 任

 

1998年,我到继电器工区工作。继电器工区负责修复整个工段的故障电路板,活多人少,每天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

修复电路板是一件很精细的活儿,更换电阻、电容或是集成块时,必须保证重新焊接时焊点可靠接触,不虚焊、不短路。那时候的我做事笨拙,完全不懂得焊接的技巧。

一开始操作时,我手握电烙铁,小心翼翼把电路板上损坏的元件拆下来,再把好的元件替换上去。担心烫伤电路板上的其它元件,焊接时我努力地抬高手臂,但这样一来,不但胳膊非常累,而且因为没有支撑点,焊锡也不容易挂住,一不小心还会发生虚焊或短路。看着电阻、电容和大小不一的集成块在小小的电路板上组成盘根错节的丛林,我就像一个在丛林里迷路的孩子,找不到脱困的出口。

那时,每天上班对我都是一种煎熬。我既不想因为我的焊接技术给设备埋下安全隐患,也不想让同事看笑话。但每天不停地返工,让我非常沮丧,有时候胳膊累得酸痛,还是看不到一点进步,验收测试时,不是短路就是虚焊。

就在我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不能胜任这个工作的时候,刘姐出现了。

刘姐是我同事,快退休了。因为我们的工台都是靠墙摆放,刘姐坐在对面,我坐在另一边,平时工作忙,背对背干活,谁也顾不上谁。但那天刘姐站在我身边,默默地观察完我的焊接动作后,马上就说我的姿势不对。她说,悬着手臂怎么会平衡呢?而且手臂悬空焊接时就不能精准地掌握焊锡的量,多了或是少了都是不对的。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我长嘘一口气,感激地看着刘姐。

刘姐说,她已经默默地观察我好几天了,我的烦恼和困惑她也看在眼里,本以为我会主动向别人请教。彼时,我因为担心刚到继电器工区就让别人知道弱点会被瞧不起,所以宁愿跟自己较劲也不愿向他人请教。

知道原因后,刘姐批评我说,“继电器工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岗位,我们经手修复的设备用回现场,关系着行车安全。大家忙,并不代表不愿意互相帮助,任何时候,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是守护铁路安全的整体,遇到问题了,怎么能不问问其他人呢!”

那天,刚好工区其他同事去学习了,刘姐就把她的板凳挪过来,跟我并排坐着教我焊接技巧。她说,焊接时得快速,你越是小心翼翼,烙铁就越可能烫伤好的元件,所以得“精、准、狠”,这样焊点才美观又结实。刘姐手把手教我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上到处都是伤疤,那些黑褐色的伤口,是焊锡掉落时的印记,像星星一样密布在那双粗糙的双手上。

闲聊时,刘姐告诉我,她一直从事修复电路板的工作,尽管已经是熟练工种了,但每一次她仍然不敢大意,她说,一想到所从事的工作,关系到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就不敢掉以轻心,为了保证让电路板接近工厂的还原度,她曾经苦练焊接的基本功,手上的伤疤也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后来,因为工作需要,我离开了继电器工区,但刘姐手上的伤疤却时时提醒着我,职责背后事关神圣的“安全”二字。我也逐渐改掉了粗心、笨拙的毛病,每一次工作都要求做到一丝不苟。

一路走来,感恩遇到很多像刘姐这样的人,如今的我,才能不忘自己的初心,不忘肩上的责任和重托。

□赖雨冰 文/图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4 技术开发:正辰科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横七条12号 邮编:100079
IDC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