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情怀
3上一版  下一版4
 
忆起劳动号子
一个城市的灵魂和荣光
走下“神坛”的母亲
■征稿启事
 
返回京工网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期4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5月2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走下“神坛”的母亲

 

父亲说我的母亲是超人,因为她无所不能,虽然只读了六年书,那也是家贫造成的硬伤。想当年母亲可是有名的学霸,人聪明干啥都是好把式,母亲身上的标签太多:木工、瓦工、电工、厨师、裁缝、维修工、辅导老师……数都数不过来。反正母亲就是超级有能耐,比父亲强百倍。父亲在世时,下了班就知道躺沙发上看书、看电视,家里家外都是母亲一肩挑。父亲去世后,家庭平稳过渡,从未因为少了一根顶梁柱而摇晃过。

侄女妞妞上小学后,母亲重新拿起课本,承包了辅导妞妞作业的事儿。小学生辅导小学生,不稀奇,稀奇的还在后面,母亲竟然自学中学课程,现学现卖,妞妞不会的数学题还得请教她。

母亲头脑灵光,胆子也大,敢走夜路,敢徒手逮蛇。一次我加班,晚上11点母亲来接我,娘儿俩骑单车回家。路上有一酒鬼拦在我车前,我吓得腿都软了,母亲大喝一声“臭流氓,找死”,说着跳下车从包里拎出一块板砖,要朝酒鬼脑袋拍去,这气势竟然吓退了酒鬼。

别人都说我和母亲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皮囊相似,瓤不同呀。我笨、懒,还怂,为这,母亲瞧不上我。我成长过程中挨了母亲不少白眼,如今30多岁的人了,母亲仍经常教训我。

后来,这事发生了反转。母亲第一次丢手机时,我让母亲用自己的智能机,母亲说不会用,我手把手教她,母亲说,头疼,学不会。

我搞不懂,别人家的父母,和母亲一般大,兜里揣着智能机,会微信懂网购,当年上学时是母亲嘲笑的对象,如今,人家却狠甩母亲几条街。我言语间透出些不满,母亲很是生气,回怼:“我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哪里像他们整天享清福,就知道抱着手机玩。”

母亲活脱脱就是不思进取呀!

不知何时,我发现母亲不再骂我了,对我越来越客气,而且有时我给她“上课”,她也只是点头,不再辩解,甚至有些怕我数落她。那天,我望着母亲的背影,发现她瘦了,背也微驼,头发白了一半,那个“超人”老了:开始健忘,干活力不从心,变得胆小怕事,开始仰视并依赖子女,连脾气都改得绵软了。

我走上前挽起母亲胳膊,我知道身边这位老人,将来不会更老,只会“更小”,终有一天会像小孩子一样需要我照顾,但我不怕,因为那时我会变身超人,无所不能,无所惧怕。

□马海霞 文/图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4 技术开发:正辰科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横七条12号 邮编:100079
IDC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