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维权
3上一版  下一版4
 
工会律师助的哥当庭获赔1.2万余元
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如何出具离职证明?
隐瞒行程且拒绝隔离 将涉嫌构成什么犯罪?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篇4 2022年11月2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出租车公司起诉索赔份儿钱却不支付的哥欠薪
工会律师助的哥当庭获赔1.2万余元

 

李某某是一位的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他有一段时间无法出车营运,全家人的生活因此陷入困境。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没交承包费即份儿钱,他所在出租车公司将他告上法庭。后来,在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帮助下,他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在仲裁过程中,他与公司达成调解协议,最终使双方之间的争议全部得到解决。

疫情影响车辆运营

公司员工相互欠钱

李某某于2017年1月入职出租车公司,双方签订有为期4年的劳动合同,合同约定他的工作岗位是出租车司机。李某某家经济条件差,他开出租车的收入是一家老小的主要生活来源。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他的车辆运营工作带来较大影响。

“一家人过日子都靠我。这疫情一闹,我没法出车运营了,这让我上哪儿挣钱去!”收到法院寄来的公司状告他的起诉书,李某某五味杂陈:“公司催我交份儿钱,我实在拿不出来。我向车队队长请示,请求公司批准我稍微晚一点交钱。此前,有好几个同事都这样做了。可是,公司竟然拿我开刀,把我起诉到法院讨要份儿钱。”

“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规定,疫情期间份儿钱应当减免。受疫情影响,我有几个月没法出车,没有出车就没有收入。此时,公司不仅不发工资,还让我自己掏钱缴纳社保费用。如果公司把欠我的工资发了,我就有钱交份儿钱。现在,我没告公司拖欠工资,公司倒因为份儿钱把我告了!”李某某越想越生气,但苦于自己不懂法,既不知道如何打官司,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拖欠份儿钱成被告

的哥被判应予缴纳

在出租车公司诉李某某合同纠纷一案中,公司认为双方之间是承包关系。根据双方签订的《承包运营合同》,李某某应当在每月8日前向公司交纳当月的承包费即份儿钱。可是,从2020年2月起,李某某再未向公司交纳份儿钱。2020年6月,公司已经多次通知李某某催交份儿钱,但他至今仍未交纳,其行为属于严重违约且属于恶意拖欠。据此,公司要求李某某足额支付份儿钱并向公司支付违约金。

李某某辩称,有很多同事都没有交份儿钱。他虽然也没交份儿钱,但已提前与公司进行沟通。况且,他只是请求公司暂缓一段时间交钱,并不是不交份儿钱了。李某某表示,在疫情发生之前,他从未欠交过份儿钱。现在,受疫情影响他没有收入无法按时缴纳。而且,公司应该向他支付工资但未支付,他就更没钱交份儿钱了。另外,公司未经提前通知,即在2020年7月单方强行收回出租车,他目前已经无法正常工作了。

经审理,法院认为,出租车公司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李某某存在恶意拖欠承包费的行为,遂判决李某某向公司缴纳承包费,驳回公司要求其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收到法院判决书后,李某某一筹莫展。他想知道:“我欠公司份儿钱,公司欠我工资,双方互有拖欠,法院为什么只判我向公司交钱呢?”

工会律师施以援手

的哥获得公司赔偿

通过朋友了解到工会能够为职工提供免费法律援助,李某某便来到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请求援助。经审核,该中心认为李某某符合法律援助条件,遂指派工会法律援助律师郑青玉作为他的委托代理人。

郑律师认真审查了李某某带来的书面材料,并查阅了其与公司在合同纠纷的案卷资料。详细了解案情之后,郑律师认为李某某应当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主张自己的合法权利,而其主张的权利能否获得支持,需要弄清疫情期间公司的工资支付情况和双方之间劳动关系的解除是否合法。随后,郑律师为他撰写了仲裁申请书,拟定了案件的证据清单。

仲裁庭审中,公司仅同意向李某某支付疫情期间3个月的最低工资。同时,公司反复强调双方之间的承包关系,认为李某某没有按照约定按期及时支付承包费,公司有权根据《承包运营合同》约定收回出租车。公司收回车辆之后,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自然就随之解除了。公司表示,基于李某某的个人原因导致公司收回车辆,应当由李某某承担不利后果,故不同意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

郑律师主张,双方之间虽然是承包关系,但同时也存在劳动关系。公司收回出租车不能等同于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即便李某某无法正常工作,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仍然存续。

在举证质证环节,郑律师提出,双方劳动关系解除的真正原因是公司拖欠工资,李某某据此向公司发送了解除劳动关系通知。由于公司存在拖欠工资的事实,李某某作为劳动者有权依据《劳动合同法》第38条第2项规定提出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公司则应当依据该法第46条第1项规定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

经过郑律师的据理力争,公司的想法有所改变,最终公司同意与李某某协商解决纠纷。经调解,李某某当庭获赔1.2万余元,双方之间所有的争议一次性了结。

劳模律师说法

正确选择维权策略 维护职工合法权益

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工会劳模法律服务团成员沈腾律师:

这是一起因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引发的劳动争议,该争议又与承包经营合同纠纷交织在一起,法律关系比较复杂。出租车司机李某某作为非法律专业人士,对如何处理相关争议感到束手无策是正常的。

本案中,李某某因为遵守疫情防控政策无法出车运营,但被公司无故停发工资且背负债务,生活陷入窘境。工会及时施以援手,通过法律援助为其剖析案情、解疑释惑,并针对其诉求为他量身制定了以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应对公司起诉索赔的诉讼策略,最终实现了调解结案、当庭获赔的圆满结果,依法维护了李某某的合法权益。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北京市总工会密切关注疫情期间劳动者权益保障,充分履行社会职责,密切关注职工的利益诉求和实际需求,依法依规做好工会法律援助和调解工作,引导企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妥善化解纠纷,为劳动关系的和谐稳定做出了贡献。

协办单位: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

□本报记者 余翠平

 
下一篇4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4 技术开发:正辰科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横七条12号 邮编:100079
IDC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