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文苑
3上一版  下一版4
 
吴总的知识情结
红袄漫话
九月,写给老师
当教师的人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篇4 2020年9月1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吴总的知识情结

 

生命之顽强每每为人所赞颂,生命的脆弱也屡屡被事实所验证。

腊月十几,我们迎春小聚他还谈笑风生。接下来就是几个月宅家不动,然后就是同事微信急传:“吴总去世了!”我脑袋轰然一雷,画面就定格在迎春小聚后送他上车的场面。

和吴总相识于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一篇稿子而结识。那时,他任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我借调《首都建设报》任常务副总编辑。1996年4月,我回原单位。一年后,他任北京住宅开发建设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总经理。称呼上的“吴总”,就是从这开始的。1998年4月,他履新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当老总正好一年。在我这个宣传部长看来,这一年他强调了三句话,限于篇幅,我把“调研立‘住’字”、“学习探‘改’字”略去,只说说“知识塑‘人’字”。

这位1967年毕业的清华才子履新北京住总集团老总后,深感人才对于企业发展的关键作用,提议开一个人才开发会议。记得那天是9月19日。他一开口就说:“‘9.19’这日子好啊!好就好在将邓小平理论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十五大刚刚闭幕,而邓小平理论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好就好在‘9.19’本身,就寓意长久(九)地需要(幺)老九,九——幺——九;住总要发展,老九不能走!我提议,设‘9.19’为住总知识分子节,这个节年年过,把住总过得红红火火……”顿时,台上台下掌声一片!

住总“9.19知识分子节”不仅分“小年”“大年”年年过,还成为住总企业文化的重要内容和响亮品牌,获了个“首届中国企业管理优秀案例奖”,也留下了一段“老总爱老九”的佳话。

老总爱老九,知识也风流。2007年9月18日,才从北京市政协岗位上退休的吴总,应邀出席住总知识分子节10周年大会。看到住总后浪们“用事业造就人,用文化凝聚人,用机制激励人”的累累硕果,吴总热情洋溢的讲话充满了“欣慰”二字:欣慰住总设立“知识分子节”后年年过,欣慰住总把人才队伍过得发展壮大,欣慰住总把企业过得红红火火!

我一直有个谜——为什么知识分子节未在知识分子云集的高等学府、科研院所设立,却在产业工人积聚的企业出现?直到读《吴绪玉同志生平》——“……从小出身在贫苦家庭……”“从小有着强烈的知识渴求”……我这才明白,他心里有个情结—— 一个知识的情结。否则,他怎能从岭头村小学、福清县中学,一路读到清华大学?若没有知识情结,怎会开先河地在企业整出个完全超出企业意义的知识分子节来?住总“9.19知识分子节”的设立,确有渴求、呼唤和凝聚人才的现实需要,更有吴总由学而来的知识报国情结的作用。他本身就是一位由学子、技术员走上领导岗位的纯正老九。情深深,意浓浓。正是这个知识情结,让他演绎出一曲“老总爱老九”的知识风流。

八宝山悼念那天,除了各界人士,我还见到了20多年前“9.19知识分子节”设立时与吴总一起坐在主席台上的几位,作为住总首届青年知识分子标兵被表彰的几位老友……

缓步走进遗体告别厅,未闻有没有哀乐,未看一眼我们送的花圈,一夜未眠的我,目光只追着他的遗体,总想多看他一眼。我把一束鲜黄的菊花摆放在他脚下,深深地三鞠躬。环过遗体,凝视他的遗容,安详极了。那副熟悉的金丝眼镜依然晶亮晶亮,只是镜片后的眼睛永远地闭上了。我想,这或许更利于他谛思、梳理一生的所学所知所识、所为所感所悟吧!在他的梳理中,一定有一条:个人改变命运需要知识,企业红火需要知识和知识分子,国家兴旺强大需要尊重知识和知识分子——这不正是一个莘莘学子、知识分子、炎黄子孙对企业、社会、国家乃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汲汲以求吗!

□于文岗

 
下一篇4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4 技术开发:正辰科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横七条12号 邮编:100079
IDC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