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情怀
3上一版  下一版4
 
留一棵树守故乡
“一棵松哨所”里的合影
复兴之路
 
返回京工网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4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留一棵树守故乡

 

那一年,从老屋搬出去的时候,能拿的东西,大到一个柜子,小到一副碗筷,都打包收拾妥当,通通装到待发的卡车上。转到后院的时候,我忽然看到那棵迎风挺立的柿子树,急忙跑回去问母亲,要不要也将柿子树挖了带走?

母亲用温和的眼光看着那棵柿子树,许久才说:“留着吧,它不光可以陪伴老屋,而且以后在外想念故乡的时候,只要看到身边的树,就会想到老屋这棵柿子树,心里也就暖和许多。”母亲的话让当时年幼的我似懂非懂,不过,看到母亲有些严肃的样子,我没有再多说什么。

很早以前我就听奶奶讲过,那棵柿子树是作为母亲的陪嫁过来的。我当时听后感觉好笑,觉得我的外公外婆太抠,拿什么不好给母亲当嫁妆,却非要拿一棵小树苗当陪嫁,说出去都不怕人家笑话。

没承想,母亲却欢天喜地地接过了小树苗。听奶奶讲,嫁过来的第二天,母亲就开开心心地和父亲一起在后院找了一块向阳的地方,将那棵瘦小的树苗栽了下去。从栽下树的第二天起,给小树浇水、施肥等一切事宜,母亲就大包大揽地承担了下来。

母亲对那棵柿子树的上心,让爷爷奶奶不以为然,他们觉得母亲简直不务正业,放着那么多的家务不做,却对一棵没多大用处的树如此上心,显然有些说不过去。但母亲却有自己的道理:树也是一条命,为什么就不能像照顾人一样照顾它呢?

柿子树也没有让母亲失望,它开始茁壮成长起来。本来要用四年时间才能挂果的柿子树,竟然在第三年秋天,就红灿灿地挂起了一树的柿子。那一年,全家尝着脆甜多汁的柿子,乐得合不拢嘴,再也没有人说母亲不务正业了。

几年后,柿子树越长越大、越长越高,每到秋天,一树橘黄的柿子甚是招人喜爱。听奶奶讲,在经受自然灾害的那几年,全家人全靠这棵柿子树保命,吃不完的柿子,一部分用来卖钱,一部分用来做柿饼,等到冬天时吃。

还有一年,爷爷病重,没钱医治,有人愿掏高价购买那棵柿子树。母亲虽心有不舍,但人命比树命重要,打算将那棵树卖掉。这时,奶奶却意外地阻止了母亲的做法,说:“那棵柿子树是咱家的救命树,无论如何不能卖。”最后,奶奶将一只家传的手镯换成了爷爷的救命钱。

从我开始懂事起,奶奶就不停地给我讲发生在这棵柿子树上的故事,说到最后,奶奶总会总结道:“你母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你的外公外婆更是了不起的人。”

那一年,我们全家跟随父亲进城,当时爷爷奶奶已先后离我们而去。在卡车即将发动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母亲在深情地望了那棵正迎风招展的柿子树后,忽然就红了眼圈。我想,母亲一定不舍得离开那棵树,那棵树就像自己抚养多年的孩子,早已骨肉相连。

许多年后,当我每次从城里回到老屋,抚摸那棵早已苍老,但依然坚强生长的柿子树时,我知道,不仅仅是母亲,也包括我,包括父亲,包括我们全家,都对这棵树产生了无限的敬仰。它不仅仅是一棵树,更是生长在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永远的故乡。

□姚秦川 文/图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主办:劳动午报社 运营管理:北京市总工会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2013-2014 技术开发:正辰科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横七条12号 邮编:100079
IDC备案:京ICP备050211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7号

 

关闭